文化遗产;冀东三枝花

来源:管理员
日期:2020-08-12 10:18:52


冀东三支花:皮影、评剧、乐亭大鼓

中国皮影始于北宋时期,被誉为“电影的鼻祖”。唐山皮影是中国皮影流行最广、影响最大的影种。

清代后期,乐亭县的一些豪绅、地主,为了自家娱乐消遣和喜庆佳节招待亲朋,借以炫耀自己的财势,纷纷办起了影班。其中最有名的豪门“四大影班”有:“杨寡妇影班”“聚德堂影班”“庆和堂影班”“翠阴堂影班”。在当时各班社不惜重金招聘名角高手,甚至唱“对台影”,互相竞争。其中“京东第一庄头”崔佑文的聚德堂班还制定不少规则,诸如上台唱影要穿大褂,进庄入户不准打闹喧哗,上台后不许下台走动,演出时要聚精会神不许错词跑调等。这些规则一直被高水平影匠传承,从而皮影艺人被视为农村的文化人,一直没划入“下九流”,而称“先生”。

随着1887年“因煤建市”唐山日渐繁华,“小山儿”文化区形成后,1919年张绳武带领“翠阴堂”影班走进唐山,此后有了专演皮影的“九天仙”“天光”等场地,不仅得到了唐山人民的喜爱,也得到国内外唱片公司关注。从1934年起经昆仑、百代、胜利、丽歌、荣利、宝利等唱片公司录制了百余张唐山皮影唱片,声腔板式完善,流派各显风光,这是中国皮影史上前所未有的。号称“影界大王”、“髯儿腔奠基人”张绳武借鉴河北梆子银达子的“夯腔”创造了“咳腔”,出自张绳武门下的李秀借鉴“皮簧戏”(京剧)的“西皮腔”创造了“簧腔”自成一派,苏旭借鉴中小学生鼓号队等的音调把“花调”装点得更有特色,周文友为把“小儿”行“平调”甩腔唱得更富有韵律,更富有表现力,为创造新腔,在两年的时间里“三下乐亭”经受观众的检验,第一次吃了“倒彩”失败而归;第二次变“倒彩”为“静听”,初见效果;第三次终于获得了“满堂彩”,大获成功。此后,这一腔调被众影匠效仿,广为传唱,至今仍是唐山皮影最富代表性的腔调。加之他有一条好嗓子,喜走高腔,旋律独特,被观众称为“阳韵”。当年曾与周文友较量败下阵来并累瞎了一只眼的齐怀,受周文友创腔的启迪而改行唱“生儿”,不追逐当时正走红的张占科而另辟蹊径,广收博采,终成“生腔泰斗”,其他还有号称“影界金少山”的厉景阳,英年早逝的张占科,被日本侵略者抓工惨死异国的康雅亭,“曼声感人”的孙品卿,被誉为“影界梅兰芳”的高荣杰……这一连串名字,个个都有骄人的绝活,把唐山皮影的声腔打造到几近完美的地步,不仅腔调优美,韵味独特,功能多样,板式完整,行当齐全,而且以个人的艺术魅力在观众的心灵中产生了巨大的震撼,有了“绕梁三日而不绝”的美誉,从而形成了流派纷呈的景象。著名戏剧史家周贻白先生,在其《中国戏剧史长编》一书中,称唐山皮影“因为熟在人口的关系,几乎成了一般影戏的代称”。


评剧,是流传于中国北方的一个戏曲剧种,是广大人民所喜闻乐见的剧种之一,位列中国五大戏曲剧种。曾有观点认为是中国第二大剧种。清末在河北滦县一带的小曲"对口莲花落"基础上形成,先是在河北农村流行,后进入唐山,称"唐山落子"。 20世纪20年代左右流行于东北地区,出现了一批女演员。20世纪30年代以后,评剧表演在京剧、河北梆子等剧种影响下日趋成熟,出现了李金顺刘翠霞、白玉霜、喜彩莲爱莲君等流派。1950年以后,以《小女婿》、《刘巧儿》、《花为媒》、《杨三姐告状》、《秦香莲》等剧目在全国产生很大影响,出现新凤霞小白玉霜魏荣元等著名演员。现在评剧仍在华北、东北一带流行。评剧有东路、西路之分,而以东路评剧为主。2006年5月20日,评剧经国务院批准列入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。

乐亭大鼓,是中国北方较有代表性的曲艺种类之一,是曲艺鼓书暨鼓曲形式。乐亭大鼓唱腔音乐为板腔体,曲调丰富多变。除有完整的慢板、流水板、快板、散板外,并有上字调和凡字调两种不同调性的往复转换,板式变化十分灵活。代表曲目有《东汉》《隋唐》《三侠五义》《呼延庆打擂》《金陵府》等。乐亭大鼓主要流行于河北以东、北京、天津、及东北的辽宁、吉林、黑龙江等地。2006年5月20日,河北省乐亭县申报的“乐亭大鼓”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